CCCP军犬

一条三观不正的军绿狗,慎关,请看Q&A决定是否关注我。自家AUTerrorshift不禁止一切形式的同人创作包括R-18、R-18g,只不过请打好预警。UTall猹纯猹右党。

p3为亲王位设定的TRS猹,只是一个paro。

算同人,非官方性质,圣诞节向一只脾气很好的Terrorshift!Chara告白。

不打shifcha是因为其实就算ss福猹,我是把shifty当代号用的人没咋在意过tag,不过仔细想想主角自行走哪条线关Ture name毛事,更何况亲妈没说shifty是谁……所以说果然还是福猹好了,继续标Shifcha总觉得有欺诈意味,毕竟我是抱着画福的想法画的。

Colorful

*OOC慎入。


*各种瞎特么理解的二设。


*劳资憋不出题目名字了就瞎起了个听说英文能显得更加高大上。


*反正是个上坑憋出来的沙雕脑洞随便看看就好别带脑啊好吧就这样。


*帕猹向,我说是就是成不。


*没福,只有猹。


*特短。






  “停下,人类。”


  真恼人,听到这句努力想让自己听上去很严肃但实际上一点也不,并且已经在自己脑海中不停重复、回响着的台词的人类想着。


  面前这高大骷髅拖着一副情感过于充盈、宛如糟糕的歌剧演员自带颤音的声音宣誓着,说着想要成为自己导师的胡话。一次,又一次,再一次,那骷髅总以为自己是圣人耶稣,但只不过是悲哀又可笑的堂吉诃德罢了。天真的骷髅哟,你是觉得你哪一点与众不同了?就连好心收养毒蛇的女皇也会死于毒液。


  明明这次没什么不同。


  但为什么人类会抱着那巨冰冷、僵硬的躯体泪如泉涌,脑内的Fight仿佛被抹去,只剩下最初眼前一片金色的画面。


  金色、金色、白色、绿色、红色。


  “你叫什么?”


  “———,真是个好名字!”


  对了,自己应该叫什么?


  除了那悲伤的记忆自己甚至忘却了名姓,人类只记得一个与自己毫无干系的代号,但那并不是自己真正的名字。


  那东西,干扰自己很久了。


  抱着那具温暖的骨头,人类想到了曾经拥抱过的,洁白、柔软的什么。


  家人,人类想了起来,但取而代之的是母亲死前惊恐的脸。


  这让人类不禁脊背一阵恶寒,不,自己是躺着的,地上好冷,身体好烫。


  金色的海洋淹没了人类滚烫的躯体,而那滚烫源自人类被插入骨刺的大脑、躯体源源不断、犹如岩浆般淌出的鲜血。那鲜血侵蚀着、灼伤着人类的皮肤。


  身体不停的挣扎着、抽搐着、宛如脱水的鱼一般不停的颤抖着。


  对了,鱼……人类感觉自己就像要溺毙一样。


  在模糊的视野里又看见了蓝色。


  那蓝色,闪烁着,时而变黄时而变回蓝色的光芒让人类想到了一种深海鱼,但又该死的想不起名字了。


  在这光芒的提醒下,人类发现自己不久前做梦了,做了个自己也不记得的梦。


  Ta只能感受到梦醒时那空虚、孤独的感觉。但很快,又抓不住了。


  因为很快,一切又会归于黑色。